阿根廷崩溃史:从准发达国家到破产阿根廷经历了什么?

积累逾1000亿美元的债务后,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阿根廷都已朝着第9次违约迈进。有人说距离违约没剩下几个月的时间,也有人说违约已经在发生了。

即使对非专业的观察者而言,整件事也有某种似曾相识之感。阿根廷——这个南美国家堪称一部在全世界少有对手的违约机器。

第一场违约发生在1827年,当时阿根廷刚独立11年。最近的一次发生在2014年(没有包括今年的这次)。据哈佛大学经济学家莱因哈特 介绍,这当中还发生过6次大大小小、形形的违约。

几乎所有违约都发生在繁荣期过后,其中最知名的繁荣期是19世纪末。当时,欧洲移民将阿根廷打造成了农业强国以及全球最富有的国家之一,算得上是一个准发达国家。

而挥霍无度的开支,再加上狂热的外国债权人提供的便捷融资渠道每每令阿根廷陷入债务泥潭。

经济学家表示,从大的方面来看,阿根廷缺乏财政纪律。他们想进口需要用美元结算的产品,于是就超额支出并借入美元,而由于经济封闭,他们又赚不到美元。这就构成了恶性循环。每次都是如此。

今天,我们来简要回顾一下阿根廷此前的8次违约,并展望一下随后可能的违约。从准发达国家到破产,这100年中,阿根廷到底又经历了什么?

左图:1838年,一幅“布宜诺斯艾利斯”旗帜的插图;右图:1828 年,伦敦的英格兰银行。

1816年阿根廷宣布脱离西班牙取得独立后,迅速向国际贸易敞开了大门。一些历史学家称1820年代初为该国的一段“幸福历程”,那是一段和平繁荣期,也是阿根廷痴迷于欧洲贵族文化的时期。

但形势很快急转直下。阿根廷为筹措建国资金,开始在伦敦发行债券。1825年英国央行加息后,阿根廷的债务压力陡增。两年后,阿根廷陷入违约。直到30年后,该国才重新开始偿还这笔债务。

左起:1905年前后,阿根廷铁路在门多萨的施工现场;布宜诺斯艾利斯圣达菲路的明信片;危机发生时的巴林银行高级合伙人、首位雷夫尔斯托克勋爵的漫画像。下图:1880 年前后,维多利亚广场 (五月广场) 上的人群。

19世纪后期,阿根廷大举借债,用以建造铁路,并将布宜诺斯艾利斯建成了如今的国际都会。伦敦巴林银行积极投资了该国的铁路等公用事业。阿根廷南部也开始蓬勃发展,绵羊养殖业遍布巴塔哥尼亚草原,在火地岛,淘金者蜂拥至。

但随着大宗商品泡沫破裂,蒸蒸日上的氛围也消失了。1890年,阿根廷停止偿债,这触发了银行挤兑风潮以及总统米格尔·胡亚雷斯·塞尔曼的辞职。同年11月,巴林银行濒临破产。四年后,阿根廷再次受到英国新资本的扶持,并摆脱了违约危机。

左上起顺时针:1951年的牛仔和牲畜;1930年,商贩拉车经过布宜诺斯艾利斯淹水的街道;1943年革命期间五月广场上的一辆巴士起火燃烧;1930年的何塞·费利克斯·乌里布鲁。

20世纪初,在大量的移民和外国资本的加持下,阿根廷成为了全球最繁荣的国家之一。但一战以及十年后的大萧条重创了该国经济。失业率和社会动荡激增。

1930年,军队发动政变夺权,阿根廷迎来了政治动荡期,20年换了8任总统,该国也推出了进口替代政策,关上了经济的大门,这构成了违约的导火线年

1946年,民粹主义强人胡安·庇隆上台,他开始推进企业国有化,重新分配财富,加大政府对经济的掌控。他和妻子伊莎贝尔·庇隆推出的政策将在阿根廷随后70年的约一半时间里占据主导地位。起初,他们刺激了增长,壮大了中产阶级群体。

阿根廷“肮脏战争”期间,军事执政者大举借债,主要是向美国和英国银行借,以资助基础设施和国有工业的发展。该国外债从80亿美元飙升至460亿美元。随后,在时任联储局沃尔克的领导下将美国的基准利率提升至了高达20%,以遏制通货膨胀,此举引发了整个拉美及其他地区发展中国家的债务危机,大宗商品价格再次暴跌。

1980年代后期,一系列抑制通货膨胀 (攀升至3000%以上) 的举措失败,导致阿根廷在1989年陷入了又一场违约,胡安·庇隆党的领导人卡洛斯·梅内姆则借此登上了总统大位。

当严峻的衰退进入第4个年头,该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已减少了三分之二,阿根廷人在“他们必须全部下台”的口号带动下掀起动荡。该国两周内更换了5任总统,并迎来了史上最大规模的国家违约。

阿根廷与辛格等债权人“钉子户”的法律纠纷久拖不决,引发了该国的又一次违约,只是这次的规模较小。克里斯蒂娜政府错过了一次偿付利息的期限,此前美国法官裁定,除非辛格的埃利奥特管理公司和其他所谓的“秃鹫基金”收回欠款,否则阿根廷将不得动用相应的资金。

如今,克里斯蒂娜似乎即将在玫瑰宫取代马克里,只是这次是作为她曾经的内阁首席部长费尔南德斯的副手。两人在8月的初选中取得的压倒性胜利触发了披索、股市及债市的,并最终迫使马克里对货币交易施加管控,并呼吁进行债务重新安排。

观察家认为阿根廷新一届政府于12月上台时,全面违约将成定局。今天,该国的海外债券以低至面值40%的价格就能购入。

顺便说一下,阿根廷并不是违约最多的国家。西班牙违约14次,排名第一;排名第二的委内瑞拉违约12次;厄瓜多尔11次,排名第三;巴西也有10次。法国,墨西哥,秘鲁,智利和巴拉圭各违约9次;德国和萨尔瓦多有8次;哥伦比亚、乌拉圭、葡萄牙是7次;美国、玻利维亚、土耳其、希腊和俄罗斯有6次,非洲大国尼日利亚也有5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