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爱吵“脱英”苏格兰闹“独立”英国“后院”起火

刚在七国集团(G7)峰会上伙同一众盟友发布联合声明干涉,英国“后院”就燃起了“熊熊大火”。不仅北爱尔兰闹着要“脱英”,苏格兰也扛起了“独立”的大旗,约翰逊正为此头疼不已。

英国约翰逊政府无视美国的警告、绕开欧盟的干预,推动英国议会下院通过《北爱尔兰议定书》,试图通过立法方式将北爱尔兰强行留下。但分析认为,这一做法不仅招致美国、欧盟方面的一致批评,还点燃了内部“脱英”派的怒火,造成分裂势头进一步加剧。

英国北爱尔兰地方选举结果5月初就已出炉,但新一届议会迟迟未能召开,新一届北爱尔兰政府也无法履职。造成僵局的主要原因是,尽管“脱英”派新芬党取代传统的“留英”派民主统一党成为北爱尔兰地方议会第一大党,但“留英”派联盟利用规则进行,使新议会无法召开并批准新政府,导致北爱尔兰陷入罕见的“危机”。

连日来,由英国政府和欧盟签署的作为英国“脱欧”协议一部分的《北爱尔兰议定书》,成为各方博弈的关键议题。北爱尔兰陷入内外危机,并引发英国内政外交新麻烦,也给英欧关系增添新变数。

北爱问题由来已久,核心是北爱尔兰归属问题。英国曾统治爱尔兰数百年。1949年,英国承认爱尔兰南部26郡独立,但仍对爱尔兰北部6郡实施统治。这之后,由于政治、宗教、种族等各方面的矛盾,北爱尔兰局势长期动荡不安。1998年,英国与爱尔兰两国政府以及北爱尔兰三方经过长期艰苦谈判,终于签订了《贝尔法斯特协议》,规定现阶段北爱主权仍属英国,但承认北爱人民有权决定未来去留。此后,“留英”政党一直占据议会多数地位,历任首席部长均出自“留英”政党。然而,北爱社会冲突始终存在,民族主义政党根基依然深厚。

历史上,信奉新教的英国殖民者压迫剥削信奉天主教的爱尔兰人,引发强烈反弹并最终导致爱尔兰南部26郡“脱英”。北方6郡虽然留在英国,但至今仍拥有大量天主教人口。据2011年英国人口普查结果,新教及其他基督教派别人口占北爱人口的48.4%,天主教人口占45.1%。从20世纪60年代末至90年代末,这两大群体经常爆发激烈冲突,双方激进分子采取爆炸、暗杀等手段,造成大量平民死伤。虽然1998年《贝尔法斯特协议》签订后北爱局势基本平稳,但冲突在两大族裔和不同信仰群体之间造成的创伤与隔阂仍挥之不去,北爱社会和政党政治也呈现两极分化趋势。

在现行的北爱尔兰政治体制下,“留英”势力与民族主义势力不得不在议会和政府中合作才可保证其正常运转。这一设计本意是促进两大阵营的对话与沟通,但在实践中双方曾多次因为各种问题拒绝合作,使得北爱尔兰地区数次陷入“无政府”的僵局,短则数日,长则数年。

此次民主统一党采取不合作态度的另一重要原因在于,其希望逼迫英国政府修改甚至撤销与欧盟签署的《北爱尔兰议定书》。尽管北爱两大阵营在“留英”或“与爱尔兰统一”问题上严重对立,但大部分北爱人是希望留在欧盟的。在2016年的英国“脱欧”公投中,56%的北爱选民选择了“留欧”。

在“留英”问题上,“留英”政党向来态度十分强硬,坚决反对任何有可能危及北爱与英国其他地区之间联系的措施。然而,由于北爱的特殊性,在英欧“分手谈判”中,北爱地位问题成为焦点之一。经多轮谈判,英欧达成《北爱尔兰议定书》。根据协议,北爱尔兰地区留在欧洲单一市场与欧盟关税同盟内,以防止爱尔兰岛内出现陆上“硬边界”。不过,从英国大不列颠岛进入北爱地区的部分商品须接受海关和边境安全检查。

分析认为,这份《北爱尔兰议定书》保证了北爱在英国“脱欧”后能尽量继续享受欧盟贸易规则的现实安排,但民主统一党坚决反对这一安排。对“留英”派而言,《北爱尔兰议定书》一方面会在北爱与大不列颠岛之间设立障碍,另一方面则会加深北爱尔兰与爱尔兰共和国之间的联系,这些都是其最不愿意看到的。

此次民族主义政党的胜选,无疑进一步加剧了“留英”派对于北爱尔兰“脱英”的担忧。因此,民主统一党借助此次组建北爱尔兰政府的时机,“要挟”英国政府修改《北爱尔兰议定书》,以保证北爱尔兰地区与大不列颠岛的联系不被削弱。

5月17日,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北爱尔兰议定书》所造成的大不列颠岛与北爱尔兰地区之间的不必要障碍必须得到解决,同日欧盟方面警告会对英国采取报复措施;5月18日,英国外交大臣特拉斯宣布将提出修改《北爱尔兰议定书》的法律草案,并宣称其将合乎国际法;6月13日,特拉斯正式向英国议会提交了《北爱尔兰议定书法案》,开启立法进程;6月15日,欧盟宣布将针对英国的行为采取法律措施,包括不排除上诉至欧洲法院。

短期来看,民族主义政党的一次胜选尚无法触发北爱“脱英”的法律机制。虽然《贝尔法斯特协议》承认北爱人民有权决定未来去留,但并未明确设置触发这一机制的前提。该协议只规定,如果英国内阁中的北爱事务大臣认为北爱民意倾向于“脱英”,则其应当准许就该问题举行全民公投。换言之,是否举行北爱“脱英”公投的决定权在英国政府,并且以何标准来衡量民意更是语焉不详。而现任英国北爱事务大臣布兰登·刘易斯已明确表示,不会寻求进行“脱英”公投。

但长期来看,若民族主义政党支持率进一步上升,英国政府将面对更大压力,终有一日恐无法忽视“脱英”公投诉求。目前,民主统一党的“不合作行动”仍在继续,英国政府也已经开始着手启动《北爱尔兰议定书》的修改程序。在这种氛围下,若北爱再度陷入不稳定状态,民族主义政党的支持率可能会继续上升,民族主义政党掌控北爱地方议会和政府可能成为常态。届时,英国政府将不得不面对升级的北爱民意压力,继续拒绝举行“脱英”公投请求将变得更加困难。

但若北爱正式“脱英”,北爱地区社会冲突极有可能再度爆发,来之不易的和平局面很可能毁于一旦。而且,北爱一旦“脱英”,必将导致英国国际地位进一步下降,甚至引发连锁反应导致国家解体。据《新民晚报》

英国苏格兰地方政府首席大臣斯特金6月28日在苏格兰地方议会宣布,她领导的政府计划明年10月19日举行第二次苏格兰独立公投。面对很可能来自英国政府的反对,斯特金表示,正在寻找绕过这一阻碍的方法。不过目前舆论对于这场公投顺利举行、苏格兰“脱英”预期不高。就连斯特金本人也表示,如果公投无法顺利举行,她做好了两手准备。

斯特金当天概述了苏格兰政府的公投计划及其动机。她表示,现在是让苏格兰人民就该地区的未来做出决定的时候了。她还呼吁英国政府与苏格兰政府就公投进行协商,以便达成一致。

英国政府对此表示,将在研究相关计划后做出回应,但眼下谈论此事不合时宜。英国首相约翰逊认为,英国的当务之急是促进经济发展等,相信苏格兰的参与有助于这些目标实现。

面对很可能来自英国政府的反对,斯特金正在寻找绕过这一阻碍的方法。关于苏格兰政府能否在没有英国政府授权的情况下举行独立公投,她已指示高级司法官员寻求英国最高法院判定。但不少分析人士认为,英国最高法院不太可能支持斯特金的计划。

斯特金本人也意识到这一点。她表示,如果公投计划未能顺利实施,那么她将在下一次大选时将独立议题作为竞选纲领,下一场大选将成为“事实上的公投”。如果苏格兰现在的执政党——民族党届时赢得多数选票,或可将独立公投作为组阁谈判筹码。

但在当地经济通胀压力高企、民众生活成本上涨,以及医疗和教育水平有待提升等背景下,不少人尤其反对党对斯特金的计划予以批评。苏格兰保守党领袖道格拉斯·罗斯指责斯特金在国家需要团结一致的时刻制造分歧。苏格兰工党领袖阿纳斯·萨瓦尔指责斯特金以独立为借口,以便民族党在下一次大选中“刷存在感”。

在英国北部,沉寂许久的独立话题为何再次浮现?实际上,这一话题一直存在,之前只是被英国“脱欧”、新冠疫情等话题所掩盖。究其原因,要从苏格兰和英国历史上的关系说起。苏格兰曾是一个独立王国,直至1707年与英格兰合并。

尽管苏格兰政府在政治、公共卫生和教育等领域享有一定自治权,但防务和财政大权仍掌握在英国政府手中。在苏格兰政府及民间,一直存在“脱英”势力,包括民族党。围绕“苏格兰应该成为一个独立国家吗?”当地民众2014年给出答案——55%选民反对、45%选民支持。当时,公投获得时任首相卡梅伦领导的保守党政府授权。

但很多人没想到,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再添波澜。当时,52%的英国选民支持“脱欧”,48%支持“留欧”。而在与欧盟经济关系紧密的苏格兰,62%选民支持“留欧”。这种分歧加速了苏格兰“脱英”进程。但此后由于英国政府反对,苏格兰政府忙于参与“脱欧”谈判、疫情影响等原因,这一进程进展寥寥。

约翰逊政府搞出来的“派对门”风波持续发酵,让包括苏格兰地区在内的英国民众,对现任政府的信任度一落千丈。执政的保守党在不久前的地方议会选举中一败涂地,约翰逊也面临严重的下台危机。与2014年的英国相比,今天英国的形势更加严峻。

首先,民族党认为,在英国“脱欧”之后,苏格兰所面临的政治和经济格局已经发生巨变。斯特金曾表示:“英国本身在国际舞台上日趋边缘化,(脱离英国)独立能保护苏格兰在欧洲的地位。”

在此背景下,斯特金2021年11月表示,因疫情而受阻的争取独立运动将在2022年春季恢复,力争在2023年举行第二次“脱英”公投。“(斯特金)盘算过,如果她现在不这么做,她可能就没有第二次机会了。”爱丁堡大学公共政策教授詹姆斯·米切尔分析说。

斯特金面临的一大阻力来自英国政府。一旦人口约550万的苏格兰“出走”,终结其长久以来作为英国一部分的地位,预计将成为约翰逊执政成绩单上一大败笔。此举恐怕还会引发连锁反应,助长北爱尔兰地区“脱英”呼声。而约翰逊目前正面临内政外交挑战,无暇顾及新难题。

嗅到危险气息的英国政府,早早就采取了措施。英国首相约翰逊曾亲自致信斯特金,拒绝授权苏格兰举行第二次独立公投。与此同时,英国内阁还计划在苏格兰设立二级办公总部,以加强对该地区的管理。

斯特金面临的另一大挑战在于民意。近期民调显示,支持和反对苏格兰“脱英”的两股势力势均力敌,突显分歧。据称,部分民众的一大担忧在于苏格兰预计会在独立后加入欧盟,届时或与英格兰在边界问题上陷入争端。

但米切尔认为,斯特金的最新举动是一种政治策略。即便公投计划遭到英国最高法院否决,她仍可以在政治上受益。届时,斯特金可以宣扬说伦敦否认了苏格兰的自决权,以激起民众的独立情绪。

有评论称,斯特金的最新声明再次点燃了关于苏格兰未来的斗争,但在法律和政治层面都有较高风险,可能引发动荡。米切尔预计,从中期来看,各方可能会在独立问题上陷入僵局,甚至陷入一场旷日持久的“堑壕战”。据《中国青年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