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苏格兰独立靠什么支撑经济?

2021年1月1日,也就是英国正式脱欧第一天,新年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苏格兰已经扬言要离开英国,重新加入欧盟。

在脱欧协议生效没几分钟,苏格兰首席大臣史特金向欧盟承诺,”苏格兰很快就会回来“(Scotland will be back soon, Europe)。

她在当天一篇评论文章,发表在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宣称因为脱欧,”苏格兰的大多数人,现在都一致说,他们赞成成为一个独立国家“。

最近几周民调显示,苏格兰独立的支持率,创下2014年公投失败以来的历史新高。

回顾历史,自1707年苏格兰与英格兰立法”联合成立大不列颠王国“以来,至今已超过300年,为何苏格兰还是要追求独立?

苏格兰的领土比英国其他非英格兰文化的地区,如威尔士,甚至北爱尔兰都要大得多,它的总面积接近八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中国的重庆市,比宁夏面积稍大。

同时,苏格兰也是一个难以渗透的地区。它一般可以分为三个区域:北部是多山的高地(Highlands),中部是中央低地(Central Lowlands),而南部也是高地(Southern Uplands),与英格兰形成天然的缓冲区。

南北高地的特点是山地难行,加上苏格兰的冬季漫长而严酷,以至于罗马帝国在公元二世纪的军事扩张也被迫止步于苏格兰的山脚下。罗马人没有继续进入困难的地形,反而是修建了”哈德良长城“,以抵御住在北方的可怕的皮克特部落(the Picts)。

在英国历史中,苏格兰很长一段时间(甚至比威尔士和康沃尔更长)对于英国人来说只是一块远方之地。英国著名地理学家、现代地缘政治学之父麦金德(Halford Mackinder)说那时候”伦敦与巴黎、法兰德斯和汉萨同盟(荷兰)的城市在潮汐路上的联系比与苏格兰的联系更紧密。“

从这个角度来看,苏格兰困难的地形,一直到17世纪末保证了它的独立,而让苏格兰放弃独立,并不是因为英国人的入侵,而是因为苏格兰当年面临歉收和巨大的财政损失。苏格兰早就通过王室联姻与英格兰王国结合,而这次经济困境让它接受与英格兰联合。

如果说北部高地是苏格兰的政治中心,那么其经济中心则位于中部低地。这区域比山地更适合发展,也是推动苏格兰工业革命的煤炭和含铁岩石的产地。

苏格兰最大的城市格拉斯哥和爱丁堡都位于低地,而苏格兰的大部分人口和经济活动,都位于格拉斯哥-爱丁堡走廊一带。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这一地区就成为”苏格兰硅谷“的所在地,成功吸引许多高科技、研发和生物制药公司。

苏格兰的地理环境,即其720个岛屿和稳定的风向,也使其在可再生能源方面处于领先地位。苏格兰利用风能生产的电力比任何一个独立欧盟国家都要多。

史特金在上述支持独立的文章中,也没忘记提到苏格兰拥有欧洲四分之一的海上风力和潮汐潜力。

然而,是另一种更有价值的能源,为苏格兰独立主义者提供了最大的”燃料“:汽油。

英国在北海发现汽油储量,一直是苏格兰独立的基础,如果苏格兰独立,英国90%的海上汽油储量都会落在苏格兰海域。70年代开始海上开采时,苏格兰民族党创新了一个新口号”这是苏格兰的石油“(Its Scotlands Oil)。这个口号至今仍然有效。

苏格兰目前的支出远远超过了它的收入,而新冠肺炎疫情只会使其赤字更加严重。根据英国财政研究所(Institute for Fiscal Studies)的报告,到2020年,苏格兰的支出和税收之间的差额,可能占到GDP的27%,如果说离开英国,一个只有500万人口的苏格兰,独自面对这样的赤字是非常困难的。

虽然汽油收入会有所帮助,但也会让苏格兰依赖波动的汽油价格。而正如苏格兰在17世纪所学到的那样,避免经济突然衰退的最好办法,就是加入更大的政治团体。

今天,苏格兰的政治家们说想加入的是欧盟而不是英国,但加入欧盟可能需要几年时间,而疫情危机的经济代价很快就要结帐。如果不能进入欧盟单一市场,难道谁会买占苏格兰食品出口85%的高地威士忌?

过去,高地为苏格兰提供了强大的民族精神,而其经济利益则将其推向了英国。今年的情况可能不会有太大的不同。

苏格兰的地理环境和经济产业,苏格兰希望出口风力发电,石油和威士忌,推动苏格兰独立,重新加入欧盟。

附:长期坚持原创不易,如果文章引起大家共鸣,请大家点赞转发,支持我继续创作,谢谢。

附:一位女性朋友坐在对面,房间里放着轻柔的音乐,对着比利时精酿啤酒和法国玫瑰酒,西班牙小吃和意大利火腿片,我们聊聊欧洲。

网红经济是一种诞生于互联网时代下的经济现象,作为互联网时代下的产物,中国的网红经济在发展中迎来了爆发点,实际上,欧洲各国的大小网红们,也将目光投向了神秘的东方大国。

在网红经济迅猛发展的背后,折射出的是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的强大活力和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

大胜!喜欢分裂别国的英国面临分裂!

最近几天,大家都更关注昨天的香港特首选举,以及今天正在进行的菲律宾总统选举。

大家都忽略了在大洋彼岸的欧洲,英国在5月6日进行了非常重要的地方选举,5月7日结果公布。

在英国,今年的地方选举是接下来国家议会选举的风向标。这样的成绩,几乎预示着约翰逊的执政党下次大选必败无疑。

我们即将迎来这个嘴瓢,爱使坏,最喜欢在新疆香港等问题上搅风搅雨的首相,灰溜溜的滚下台。

这次地方选举的最大亮点,不仅仅是约翰逊所在执政党的惨败,吸引全球关注的是,在英国最敏感的几大地区,胜选的政党全部是“以公投脱离英国”作为竞选纲领的政党。

英国面临“分裂危机”,已经从几年前的“出现苗头”,到如今燎原之势,这分裂之火带着全球其他被英国干涉内政阴谋分裂国家的“重重怨念”,恐怕是扑不灭了!

“离岸制衡”战略也被翻译为“离岸平衡手”。虽然这一理论是美国学者约翰·米尔斯海默提出的,可是他提取的案例和经验全部都是“英国几百年操控欧洲大陆的经典手腕”。

在大航海时代后期,随着欧洲陆权国家的崛起,大英帝国对欧洲大陆与全球的影响力都急剧下降。

走下坡路的英国,为了欧洲大陆不诞生新的“陆权霸主”,以岛国的手段,发明了“离岸制衡战略”。

就是通过挑拨欧洲大陆各个大国的深层矛盾,地缘冲突,让欧洲始终处在四分五裂之下,无法诞生一个持续的强大陆权。

甚至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都是美英两国“离岸制衡”战略前期挑拨的杰作。

在苏联解体之后,虽然英国退出香港,是八十年代谈判的既定事实,可是英国并不甘心失去东亚影响力。

于是在香港埋雷,明里暗里扶植分裂反动势力,使香港成为英国“离岸制衡战略”分裂我国的抓手。

最近几年,约翰逊上台之后,英国政府已经不甘于仅仅利用“香港问题”一个突破口,而是在新疆问题,西藏问题上全面抹黑我国。

喜欢在其他国家制造,鼓动分裂势力,融入了英国的“外交智慧”,如今魔功反噬,衰败的“大英帝国”或将用分崩离析,为“离岸制衡战略”画下句号。

英国为什么会有“分裂的危机”?要明白这个问题,我们先要明白现在的“大英帝国”是怎么来的。

1536年,英格兰与威尔士签订第一个《联合法案》,威尔士并入英国,英国依旧叫做英格兰。

1707年,英国与苏格兰签订《1707年联合法案》,双方共同组成大不列颠王国。也就是说我们常听到的“大不列颠”是英格兰合并苏格兰之后,才第一次出现的。

1800年,英国与爱尔兰签署《1800年联合法案》,爱尔兰并入英国。从此之后,英国的正式国名变为: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

经历一战之后,1921年,英国终于允许爱尔兰南部26个郡独立,但是以“爱尔兰北部6郡亲英格兰的移民居多”为理由,成立了“北爱尔兰”,继续留在英联邦内部。

在二战之后,英国继续衰微,爱尔兰南部26个郡在1949年正式成为主权国家,而且爱尔兰极端敌视英国,不认英国女皇,将英国皇室的影响力从国内完全剔除。

大家提到英国,首先想到的就是“米字旗”,其实英格兰的最初国旗是类瑞士的“红十字旗”。

英格兰合并苏格兰,爱尔兰之后,国旗也和两个国家的“X旗”合并,成为米字旗。

从英国国旗,我们也能看出如今的英国,失去全球殖民地之后,落地凤凰不如鸡,只剩下“本土四个实体”了。

去年五月,在苏格兰议会大选中,主张独立的民族党获得胜利。民族党获得苏格兰首席部长席位之后,就宣布要在未来两年内推动“苏格兰独立公投”。

我去年那时候没写,因为“仅仅一个苏格兰”,英国中央政府可以“不同意不认可公投结果”。

即便是英国政府同意了,加上出动英国女王的影响力,苏格兰的独立倾向又一直在50%左右徘徊,并没有“分裂英国”的胜算。

但经历了疫情全面冲击,英国脱欧之后,苏格兰,北爱尔兰的经济利益受损越来越大,这次大选就是英国各个政治实体都想“独立”的民意真实写照。

在各大政治实体都“揭竿而起”的背景下,英国中央政府就面临摁下葫芦浮起瓢的窘境。

在5月6日的地方选举中,最震动西方世界的,是在‘北爱尔兰’,主张脱离英国,和爱尔兰合并的“新芬党”,获得历史性大胜。

我前文讲过,英国允许爱尔兰南部26郡与北部6郡分离是在1921年,当时北部6郡组建新政治实体“北爱尔兰”,1921年成立议会,开始选举。

在过去101年的选举历史里,北爱尔兰一直是倾向于英国中央政府的党派选举获胜。

辛芬党,从北爱尔兰成立以来,101年选举第一次由“主张脱离英国”的政党胜选,这就是民意在“脱英”和“留英”的巨大分水岭。

更重要的是,北爱尔兰掌握英国最多的“石油资源”,却没有拿到足够的石油利益分配。

在未来国际动荡,能源价格高企的时代,坐拥能源的北爱尔兰,自己就可以活得很潇洒,当然要摆脱已经离开欧盟的“日已落”英格兰。

并且在今年3月底,苏格兰第一部长强调,苏格兰公投不是“意向”,而是有了清晰地路线图。

苏格兰第一部长宣称过去两年时间内受疫情影响,苏格兰政府的主要精力投放到防疫领域。

现如今疫情有所稳定,是时候将脱英公投提上日程。苏格兰政府官宣的独立公投时间确定在明年上半年。

在苏格兰和北爱尔兰,脱离英国独立早就有广泛的民意基础,在世界文化领域,这也是“并不忌讳”的主题。

比如影史最经典反侵略战争片之一,就是梅尔·吉布森主演的《勇敢的心》,主角就是苏格兰抗击英格兰侵略的民族英雄威廉·华莱士。

那高亢激昂的“FREEDOM”呐喊,跨越几百年,依然可以成为苏格兰吹响独立,脱离英格兰魔爪的号角。

在北爱尔兰,因为英格兰长期的“石油利润转移支付”,让北爱尔兰坐拥宝库,居民生活却比英格兰贫穷许多,所以诞生了一大批用武力追求“北爱尔兰独立”的激进分子。

喜欢将其他国家“民族分裂分子”包装成人权抗争领袖的“大阴帝国”,面对国内“用武力寻求独立”的北爱尔兰爱国者,却是直接打上“”标签,将“政治双标”演绎得淋漓尽致。

成龙大叔早几年的“现实主义风格转型力作”《英伦对决》,背景就是追求独立的北爱尔兰人,以及幕后策划阴谋的“伦敦老油条政客们”。

从《勇敢的心》,到《英伦对决》,都说明苏格兰和北爱尔兰,追求民族独立的呼声,在西方是有部分认同的。

因为如今的“大阴帝国”是由英格兰,苏格兰,北爱尔兰,威尔士四个政治实体组成。

在苏格兰和北爱尔兰都在谋求“独立公投”之后,许多人自然希望英国能够“分裂彻底一点”,把“民族自决”的把戏,玩到尽兴。

不过与过去几百年苏格兰和北爱尔兰此起彼伏的独立运动不同,威尔士因为“合并最早”,领土面积和人口规模相对大英帝国,又太过渺小,因此从没有独立的呼声出现。

威尔士只有2万平方公里,人口只有三百万,而且紧邻英格兰,和英国经济绑定更深,人口面积又没啥话语权,过去不闹事也正常。

可是“安静乖宝宝”威尔士一旦跳反,那就表明“大阴帝国”真到了墙倒众人推的时候了。

英国脱欧就闹了三年。脱欧之后,新冠疫情在英国全面泛滥,威尔士受到的经济冲击也是历史最大。

正因为和英格兰经济绑定最深,又没有北爱尔兰的石油资源,苏格兰的欧盟通关口岸,因此随着英国脱欧的经济负面因素不断发酵,威尔士脱离英国的呼声会越来越大。

以现在的大英帝国来看,威尔士面积不到8%,人口不到5%,又没有孤悬海外的地理位置与能源资本,确实没有搅动分裂的能力。

可是一旦北爱尔兰和苏格兰的独立公投落实,英国的国土几乎就分裂出了40%。

独立的风潮就像野火,一旦烧起来,威尔士借势独立,英格兰将在一夜之间被打回八百年前的区域小国。

此次英国地方选举,约翰逊丢掉400多席位,真切体现英国各地民众对政府的不满。

北爱尔兰,苏格兰,威尔士都流露出“独立公投”的意愿,并且苏格兰和北爱尔兰都在走向“落实”。

苏格兰2014年曾经举行过一次独立公投,当时脱英派虽然失败了,可是那时的背景,英国还是欧盟大国。

在英国举行脱欧公投的时候,北爱尔兰,苏格兰的留欧民意明显占上风,却被“英格兰”利用人口优势给直接将“地区民意”给抹杀了。

西方政客惯常用“全民公投分裂敌对国家”,对自己国内的公投民意,起来可是一点都不手软。

因此苏格兰,北爱尔兰,威尔士“四分英国”虽然已经有了民意基础,但最终“成功的几率并不高”。

可是无论“四分英国”能否真实发生,英国国内“遍地生花”的独立浪潮,我们要给予“十二万分的支持”!

我们必须让英国时刻担忧自身的“领土完整”,它才能少一点去祸害其他国家的领土完整。

我们必须清晰的告诉英国,但凡想要切下中华神龙的一片鳞片,我们也要让英伦四分,连一半都剩不下!

或许英伦四分,到阴曹地府去享受“大阴帝国”的最后荣光,才是罪孽帝国该有的宿命!